邬贺铨:5G-A不需全网覆盖,建议共建共享

2023/12/07 责任编辑:光电通信 访问:1452

12月6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以“5G变革 共绘未来”为主题的2023世界5G大会上,发表了题为《5G模式创新再出发》的主旨演讲。

1701926406578300.png

邬贺铨表示,我国5G网络比4G网络下载快7倍,上行快3倍。按目前的进展,在5G商用半程到来之前5G用户数将过半。5G能力足够应对现阶段市场的大众应用,但新兴高端应用正在兴起,5G还不适应。

5G-A不需全网覆盖

针对5G市场应用出现的问题,在6G商用之前有必要提供5G+的能力,5G-A(5.5G)呼之欲出。但随着5G-A规模商用的临近,运营商可能会担心历史投资保护与资产收益的问题,“前一轮的投资回报还没有足够,新投资是不是值得。”

邬贺铨认为,如果把5G-A当作是全面升级并且取代5G,这确实会带来新的投资,运营商对此谨慎这是完全正常的。

对于大众用户而言,常规的5G需求可以直接通过现有5G网络来支持,一些5G-A的功能仅通过软件升级就可在现有5G网上实现,无需新的投资。

而对于一些有较高需求的用户使用5G-A网络,需建设新的其站。邬贺铨强调,5G-A的目标不是取代5G,仅是在热点区域或特定场景对5G的补充。未来6G虽然以无缝覆盖为目标但仅指能力可达。

在公网部署方面,“5G-A只是5G在功能上和覆盖上的升级,5G-A并不需要做全网覆盖,只是热点区域的5G补充,可以节省投资。”邬贺铨表示,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联合建设5G网,两家是共用频谱和基站的,各自独立建设核心网,而共建共享无线接入网的模式也可以推广到5.5G网络建设。

“5G-A频率高,室分系统尤为关键,适合室分系统的低频珍贵,建议考虑室分系统多运营商共建共享。”邬贺铨表示,允许对FDD现有上行频段统筹利用,突破TDD模式上下行“只分时不分频”的布局,4G/5G频谱统一安排、TDD和FDD协同、时频域聚合,双载频甚至三载频的上下行时隙互补,达到5G-A大上行、低时延和高可靠的性能。

在专网部署方面,5G-A专网的UPF可下沉到企业,不论是否由企业管理都可以由企业组建VPN或LAN,保障企业数据不出企业;通过切片方式可采用XSO保证数据确定性传输;专网可与公网通信,还可同时作为公网用户。

消费应用是大下行而专网需大上行,5G帧结构要避免在同一载频下安排上下行时隙配置冲突的信道。邬贺铨建议为PNI-NPN分配特定频率给运营商,或为S-NPN授权。

对于5G-A专网的运行模式还在探索,如运营商收NPN代建代维项目费,对PNI-NPN可按包月或流量收费。

车联网需要更宽的频段

在谈到车联网时,邬贺铨指出,车联网能够优化交通管理效率,智能网联车跟新能源车的结合,目前市场反映很好,也带动了中国的新能源车的发展和出口。邬贺铨表示,车联网可以从公交、市政、特定园区的应用起步,逐渐推到开放道路运营。

在邬贺铨看来,车联网主要有智能座舱、智能驾驶、网联通信三大功能,无人驾驶是车联网L5的模式,但L5并非车联网标配,目前尚不成熟也受限于城市交规,目前L3到L4级别车联网的需求与5G能很好匹配,NR-V2X可从LTE-V2X起步,未来可以发展到5G-AV2X。

不过车联网的发展首先需要解决的频率问题,工信部在5.9GHz频段中规划了20MHz资源作为车联网的工作频段,20MHz再分成几个运营商,带宽就不够了,未来车联网需要更宽频率,但即便如此还是以全国统一一个运营主体为宜,以便支持跨城运行并且可以显著降低V2V的通信建立时延。

对此,邬贺铨建议可以采用铁塔公司的模式,三大运营商合资建设全国车联网运营主体,地方资金以及车企参与运营,运营商可以有各自的核心网,但是无线部分是共享的,在本地能够实现跨运营商的直连。

本文来源:ICT产业观察

扩展阅读

  •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