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晓晖:“5G+工业互联网”是覆盖全局的数字化进程

2024/05/31 责任编辑:Hanson 访问:1128

2024年首季报显示,中国经济运行起步平稳、稳中有进,彰显中国经济发展的信心和底气。其中,工业互联网步入规模化发展新阶段,持续打造中国经济新增长点。新华网上市公司频道专访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余晓晖,深度解读“5G+工业互联网”发展对我国推动新型工业化和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战略意义,展望未来数字中国壮美画卷。

访谈实录摘编如下:

新华网记者:4月18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透露,5G应用已融入97个国民经济大类中的74个,工业互联网覆盖全部41个工业大类。您如何看待工业互联网规模化应用发展成果?

余晓晖:工业互联网已经涵盖了全部的工业大类,覆盖数字化进程全局。从深度来看,5G工业应用在开始阶段从边缘环节进入,然后慢慢深入到工业的各个核心环节,覆盖工业的研发设计、生产制造、经营管理、商业模式和业务模式创新,以及产业链供应链的管理等,基本上涵盖了所有环节。这是工业互联网进入规模化发展阶段的标志。

从供给来看,支撑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基础设施平台建设加速推进,比如高质量的工业外网,可以为工厂提供高质量网络,目前已(基本)覆盖了全国所有城市。另外,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体系全面建成,为工业设备和产品提供全生命周期身份证,作为数据入口的技术体系,目前已覆盖全国31个省(区市),注册量超过4000亿。在平台方面,目前有一定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超过300多家,连接设备接近1亿台。在安全方面,国家、省、企业三级的工业安全保障体系基本建成,所以从供给侧来说,我们规模化的能力和基础设施已经形成,为(工业互联网)规模化的发展和应用提供了保证。

新华网记者:工业互联网规模化发展对我国推动新型工业化和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有怎样的战略意义?

余晓晖:第一个是传统产业的改造,从制造过程到研发设计,再到整个经营管理系统、供应链的管理等。第二个方面是在(工业互联网发展)过程中,我们可以培育新兴产业。比如说工业5G,在5G之前所有的工业网络是高度封闭的网络。通过“5G+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带动5G在工业网络里形成工业5G的网关、工业5G的融合设备,形成新的增长点。另外,在工业软件发展中也能够形成新的业态和新的方式,比如把APP的模式引入到工业里面,这就形成一个新的发展生态。第三点是畅通经济循环,因为工业互联网下面连接设备、设施、工业资产,外面连接企业、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所以它是一个全面的、深度的、广泛的连接体系,信息和数据是可以无缝的流动的。在我们面临产业链供应链挑战的时候可以有更好的韧性,也可以在第一时间更好地应对。第四点是它(工业互联网)提供了一种新的方式,促进研发创新的变革。工业互联网是数据驱动的,在各个环节被打通后,我们能获得各种各样的数据,通过数据的智能(驱动)和每个行业所积累的知识结合在一起,我们形成了一个新的研发范式。第五点是绿色化。数字化和绿色化有非常好的耦合性,从感知到中间的控制再到优化的整个全过程里,数字化和工业互联网为绿色化提供了非常好的工具平台和赋能手段。第六个意义是对中小企业而言的,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提供一种SaaS化(我们叫“云化”)的轻量级(解决方案)。我们可以把很多的功能解构,可以先实现某一部分功能,然后再去慢慢地优化迭代,降低部署的资金和时间成本,进而加速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

新华网记者:2023年我国工业互联网核心产业规模达1.35万亿元,多层次系统化平台体系加速构建、企业数字化转型不断走深向实、产业生态体系持续完善。请您分享下“5G+工业互联网”有哪些典型应用场景和重点行业实践?

余晓晖:(5G+工业互联网应用)在制造业、矿山、建筑、港口、医疗、交通、行业中都有体现。举些例子,“5G+工业互联网”在矿山应用中已经用到井下,可以在作业里使用,可以让工人从作业面往后退,能够改善员工工作环境,对保障员工人身安全都特别有意义。矿山是目前做的比较好,也比较早的。还有一个是港口,深圳、天津、宁波等各个港口都做了港口的无人化(探索),像塔吊的控制,可以把人从几十米的高空解放下来,实现远程操作,港口的车也全是无人的自动化车,矿山和港口在全球来看都是率先推进的两个领域。

“5G+工业互联网”的明显特点是增量变革(或叫边缘变革)切入。因为工业是非常讲究稳定性、可靠性的,所以一般会从比较边缘化的、增量的部分先去运用它。比如说在中国做得很好的案例是5G和人工智能中的计算机视觉结合去做质量检测。

5G的好处是可以把网络无线化,这样可以很好地去部署生产设备。有一种场景是,如果生产线经常需要调整,如对于个性化定制要求比较高和市场变化特别快的企业,5G有很大优势,因为它重新组织生产线的时候不需要对网络重新布线,这是算是(5G应用的)一种刚需。

5G应用不是一个单独的技术,不只是做一个传输技术用,它是一个技术的组合,是把5G的高带宽、低时延的能力结合在一起,然后它可以把计算技术(边缘计算、云计算)、人工智能、高清视频、AR/VR等技术做一个组合,就能解决很多的问题。

我们现在用的基本上还是5G的基础版本,这是R15的能力。而标准版、增强版以及5G演进版这些能力都还没有来得及去用,即使这样在这个过程中已经看到了5G的潜力,尤其是5G和人工智能、计算、AR、VR、人机交互等技术结合在一起,形成技术组合能力,已经体现了非常大的赋能和变革的潜力,所以我觉得未来(更大的)发展空间还在后面,我们可以在更大程度上把生产力释放出来,这是更大的变革。

新华网记者:数字化转型进入深水区,从数字普及到数字生态建设,您认为新阶段需要重点解决哪些问题?过程中对于相关产业企业,又会带来怎样的机遇?

余晓晖:关于生态方面,过去几年以来,工业互联网相关的创业企业增加了几千家,像工业智能(企业)有两千多家,这是可以看到我们生态的一个非常好的发展。

但这里面我们需要去(开发)更好地适应工业发展的应用和数字化的产品及解决方案,例如工业的5G产品、设备、工业互联网平台、软件、APP,还有综合解决方案。我们(工业互联网)数字生态中有几个部分,这是中国比较有特色的。一个方向是来自于工业企业,比如说从商飞、三一、徐工、海尔出来的(从事工业互联网的企业),包括更早的像上海宝信、石化盈科等。这些从工业企业发展起来,同时对数字化有很好理解,这是一个阵营。还有从华为、中兴、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以及阿里、百度、腾讯等数字化企业里出来的,(这些企业提供工业互联网相关服务)需要学习工业的知识和技能,这是一块。还有很多第三方解决方案的,过去一直在做(这个领域)的一些体量不是那么大的企业,还有一些特别新的创业企业,因为工业互联网、5G或者人工智能(技术)进入(这个行业)的。我国这个体系在全球来看是特别有活力的,在全球其实比较难看到。

新华网记者:数字化发展对于我国推进发展新质生产力、对于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展望未来,到2035年,您认为我们将看到怎样的一个数字中国面貌?

余晓晖:新质生产力强调的是一个新技术驱动的经济范式。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其实数字技术以及数字技术和其他技术,如制造、生物、能源、空天、交通等技术结合,其实是当前最主要的(方向)。

一方面它可以帮助我们提升传统产业,改造提升传统生产力,那么这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工业化改造,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而且在里面还能培育出新的赛道、新的增长曲线出来。

第二点是数字化背后的数字技术,无论是5G、5G-A、6G,还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等,这些技术本身就是新质生产力的代表,是新质生产力发展的一个重要赛道。我们还将培养出新的未来产业,像元宇宙、人形机器人、量子、脑机接口,这些都是数字化发展的结果。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数字化对于培育发展新质生产力,对于提升改造传统生产力、传统产业、实体经济,对于培育发展新兴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都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是在二十大报告中提到要同步实现的。其实在二十大报告中还有“两个化”,一个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另外还有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我觉得这个也就是跟数字化相关的,因此未来的一个关键是通过数字化自身的发展和信息通信业现代化来支撑实现新型工业化和中国式现代化。

本文来源:新华网

扩展阅读

  •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